三月风

当前位置: 首页 > 三月风云 >

一代球王马拉多纳去世

时间:2020-11-26来源:三月风 作者:远山 点击:
在世界范围内,马拉多纳曾代表了阿根廷。传奇球王马拉多纳因病去世,享年60岁。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25日,迭戈·马拉多纳在家中突发心梗去世,享年60岁 阿根廷总统府发布公告称,全国进入为期三天的哀悼期。


马拉多纳的私人团队透露,马拉多纳是25日早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蒂格雷的家中逝世的。他本月3日接受头部手术后,11日被转移到该处住所,并开始接受医生的戒酒治疗。

  10月27日,马拉多纳的私人保镖感染新冠肺炎,马拉多纳因为与其有密切接触而进行了自我隔离。在接受了检测之后,马拉多纳并未感染新冠病毒。

  马拉多纳10月30日年满60岁。生日当天,他还前往其执教的拉普拉塔体操击剑足球俱乐部主场参加了比赛,但是因为糟糕的身体状况,他只在球场上呆了几分钟就离开了。

2日,马拉多纳因为健康问题入院。3日,检测结果显示,马拉多纳患有硬膜下血肿,起因有可能是头部受到了不明原因的撞击,需要进行紧急手术。

  自1997年退役后,马拉多纳曾多次出现健康问题,最严重的一次是2004年他曾因肺部感染引发心脏病紧急住院,当时甚至一度出现心跳和呼吸停止。2019年马拉多纳因健康原因,不得不停止执教墨西哥第二级别联赛的多拉多斯队。执教期间,他曾因胃部出血住院接受治疗。

  阿根廷总统府当天发布公告称,因马拉多纳去世,阿全国进入为期三天的哀悼期


马拉多纳出身贫寒——阿根廷的费奥里托镇是一个以贫穷和暴力著称的地方,他就出生在这里的棚户区里。

他用自己的天才、勤奋,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将自己献身于足球,他生命就是为了足球而活,也取得了这个领域内最伟大的成就。
 

 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
 

无论是足球场内还是足球场外,马拉多纳是一个饱受争议的人物:

1986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对英格兰的比赛堪称马拉多纳人生的缩影:

他创造了闻名世界的“上帝之手”,用左手打进本应被吹无效的违例进球,被球迷和媒体痛骂“骗子”、“无耻”;而四分钟后他连过五人完成破门,将英格兰队淘汰出局,更是在之后的比赛帮助阿根廷队赢得了1986年的世界杯,这是他辉煌职业生涯的巅峰


 

他在球场上是君王一样的存在,马拉多纳在生活中是一个革命者、反叛者,他桀骜不驯,他蔑视权威,就算世人批判也特立独行。

马拉多纳就是这样的一个复合体,人们只能用不同的句子去描述他:

那个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贫困小镇长大的街头足球天才;

那个展示了绝大足球才情和领袖气质的世界杯英雄;

那个在那不勒斯吸毒放荡、极度沮丧自闭的外乡人。

其实,取得多少成就,不是人生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不断对自己的生命提出挑战。

 

自退役以后,马拉多纳的健康状况就一直亮着红灯:

2004年,马拉多纳因过量吸食可卡因入院,一度病危;

2005年,马拉多纳接受手术,胃部被切除绝大部分;

2007年,马拉多纳因为肝炎和酗酒再次入院,情况严峻,甚至一个月内三次被传出死讯;

……


上帝之手」、「吸食毒品」,配合后来正邪黑白交错复杂的退役生活,虽然没能让他成为一个完美的偶像。

但这样充满起伏的不平凡,却让所有了解足球的人忘不了马拉多纳,忘不了那个特殊的时代。

最好的死亡,就是在做自己一生最热爱的事情的时候死去。

当年的球迷如今已人过中年,1980年代,在全球文化传播中,是信息爆炸的前期,却也是电视普及度大幅提升的阶段。
 

那个年代留下诸多恒久的名字,是偶像时代的开启,从迈克尔·杰克逊到迈克尔·乔丹,从麦当娜到马拉多纳,每一个都是传奇。

关于死亡,马拉多纳曾有一段独白:

「如果我死去,我想来世再做球员,我想再做马拉多纳。我是一个给了人们快乐的球员,对于我来说,这已足够。」

 

“足球界的浪人、天才和矛盾体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马拉多纳?”

  在足球世界,阿根廷的影响力是绝对顶流,球技精湛的马拉多纳功不可没,然而他不仅仅只是一个足球偶像那么简单。

  他是阿根廷国宝,在阿根廷整个国家经济实力、国际影响力极速堕落的背景下,在马岛战争战败后,他凭一己之力战胜英格兰过关斩将勇夺世界杯,给整个民族注入强大的精神力,是绝对的民族英雄,阿根廷国民曾号召其当总统。

  在整个拉美,他是各国元首的座上宾。 在整个西语、葡语国度他是所有贫民窟孩童的足球信仰。 在当今足坛,他是现有巨星们的偶像 。 在中国电视转播体育比赛的初期,马拉多纳征服国人,成为很多中老年人的体育偶像。
 

  在法律关系上,他有5个孩子,在法律关系之外,他的私生子距离一支足球队只差1个。他的吸毒史可以追溯到比1986更早之前,1991年,他被停赛15个月;1994年美国世界杯期间又因服用兴奋剂,再次被罚停赛15个月,也因此,那个怒吼着冲向摄像机的镜头成为他球员生涯的国家队绝唱……到2004年,当再一次因为吸毒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马拉多纳紧紧地抱住母亲,眼泪喷涌而出:“原谅我,妈妈,原谅我!”
 

  他光着膀子,切格瓦拉在他的手臂上永生,而卡斯特罗则在他的左腿上,他抽着雪茄,鼻孔朝天。“在革命中,一个人或者赢得胜利,或者死去”,这句出自格瓦拉1965年写给卡斯特罗告别信中的名句,一直是马拉多纳最喜欢的口号。
 

  上世纪90年代,马拉多纳支持右翼势力新自由主义。很快,他彻底地转向了左派,和卡斯特罗成为朋友,还是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支持者,他在查韦斯的电视节目中说:“我讨厌来自美国的一切。我用我的全部力量讨厌它。”来到中国吃了烤鸭后,他认为中国不应该引进麦当劳,因为反美的关键是“反美国文化的垄断侵略”。他不准女儿去看《蜘蛛侠》和《指环王》,马拉多纳告诉她们:“在你们的爸爸面前,那些美国怪物都不算什么英雄!”
 

  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南非全国共爆发数十起罢工,总人数近10万;罢工的世界杯场馆职工在现场打出了印有马拉多纳和切·格瓦拉头像的巨幅标语,抗议资本家拖欠工人薪水:
 



 

  神奇的南美洲大陆就是这么吸引人,充满对秩序的对抗和反叛,以及放荡不羁。后工业化时代,迭戈.马拉多纳为这个日渐无趣的时代注入了来自潘帕斯草原的某种更原始和野性的力量,这种力量源于足球又大于足球,它和性、和私生子、和暴力、和大麻、和卡斯特罗、切格瓦拉的革命紧密相连。

 

  在意大利踢球的时候,他曾受教皇接见,但他却直言教廷奢侈浪费,不顾穷人死活;在那不勒斯,他代表穷困的意大利南部与北部豪强对抗,老百姓在家里把他的画像放在耶稣像的旁边。

  他与古巴的卡斯特罗、委内瑞拉的查韦斯等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领导人们来往密切,也公开支持国内的左翼党派,推动社会公平。

  他充满争议,但爱憎分明;他放浪形骸,但诚实直白。你可以不爱他,但你无法否认,他被阿根廷人民无条件地爱着,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

  今天,上帝终于召回了他遗落人间的手。时势造英雄的一代传奇,迭戈·马拉多纳,注定会被人所铭记。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