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风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民生 >

有一种贫穷叫工作贫穷

时间:2020-12-19来源:三月风 作者:远望 点击:
农民工一般从事缺乏劳动权益保障的低技术性的体力劳动,如建筑工人、工厂普工、餐厅服务员、快递外卖员。他/她们的劳动时间、劳动强度和工资收入不成比例,“低薪”贯穿了农民工所在

       工作贫穷,又称在职贫穷、穷忙族、薪贫族、勤劳贫困阶级、工作贫困阶级,是指拥有固定工作但相对贫穷(例如收入低于特定贫穷线)的人士。有别于失业者,他们虽然有得到工资,但工资的金额不足以维持一个合理的生活品质。

       相对于失业人士,政府较难对工作贫穷人士提供合适的支援。而工作贫穷的家庭,因缺乏资源为子女提供好的教育机会,较易使贫穷问题延续至下一代,造成跨代贫穷。当工作贫穷扩及高学历的年轻人,代表社会制造出一整个失败的世代,而高学历者应付贫穷的方法为不生育,将会造成低生育率的后果,而低生育率也会打击内需,造成恶性循环。

       农民工一般从事缺乏劳动权益保障的低技术性的体力劳动,如建筑工人、工厂普工、餐厅服务员、快递外卖员。他/她们的劳动时间、劳动强度和工资收入不成比例,“低薪”贯穿了农民工所在的所有行业和岗位。普工阿兰在深圳某家电子厂工作,早八晚八,全程站着,每天下班的时候衣服早已湿透。就算在这样高强度体力劳动后,她到手的工资也就四千出头。后由于长期过劳,身体逐渐出现胃痛、肌肉酸痛让她无法长时间站立,只能辞工修养。手停口停,虽没了收入,但阿兰每个月的花费都不少,得看病吃饭租房,全都是钱。辞工后的她,只能靠前一两年存下来的一两万过活。

        收入不应成为衡量贫困的唯一标准。多维度的贫困标准,包括物质贫困、能力贫困、权利贫困、精神贫困、居住贫困和教育权利缺失等等,都应成为衡量人口贫困的重要指标。甚之,工作贫困(in-work poverty)概念的提出,超越了基于个人维度贫穷的讨论,将探讨和解决贫穷的问题扩散到家庭维度。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教育被普遍认为与收入挂钩时,工作贫困的家庭往往因无法提供足够或较好的教育资源给子女,子女后续无法在劳动力市场竞争上占据优势,借收入摆脱贫困。因此,工作贫困的家庭往往更容易遭受贫困在代际间传递的打击。

       工作贫穷的家庭,因缺乏资源为子女提供好的教育机会,较易使贫穷问题延续至下一代,造成世袭贫穷。当工作贫穷扩及高学历的年轻人,代表社会制造出一整个失败的世代,且此时受害者已经扩及到中产阶级与富裕阶级的子弟。

  年轻人应对工作贫穷(也就是低薪)的方式有不努力、不充实自我、甚至不工作,其原因是努力及充实自我成为高风险低报酬的投资,结果就是年轻人的能力及工作意愿下降;更严重的应对手段则是选择不生育(包括父母有能力有意愿经援他们养育子女的年轻人),将会造成低生育率的后果,低生育率也会打击内需,造成恶性循环。

  依照心理学理论,当社会把年轻人的价格定到如此低时,会有更多年轻人认为自己的基因不佳才没有竞争力,还是不要制造后代让他们痛苦;当工作者面对长期的劳而不获,会失去自信及失去动力,造成普遍的无力化,对努力工作及充实自我的意愿大降。

       我们应清楚地知道,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流动人口的贫困,不再是表现为绝对的物质贫困,简单如吃不饱穿不暖,也不是消极怠工陷入失业的贫困,而是在遭受长期的低工资和排斥的工作贫困、教育贫困、迁徙贫困和居住贫困等多维度且动态的贫困。他/她们缺乏在城市安身立命的权利和机会。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