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风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民生 >

这些年我们吃的猪肉鸡肉其实都是“假肉”

时间:2020-11-26来源:腾飞说史 作者:汪腾飞 点击:
在农业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减少了,个体的健康状况也恶化了,被一些慢性病所困扰。家畜家禽身上的抗生素最终通过食物链,都会在人体内累积

        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在1798年写了一本名为《人口学原理》的经典著作,马尔萨斯认为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人口的增长是几何速率的增长,呈现的是等比数列,即2,4,8,16,32,64,128等等,而食物的增长是算术速率的增长,呈现的是等差数列,即1,2,3,4,5,6,7等等,因此,食物的供应量早晚有一天会无法满足人口不断增长的需要,当食物的供应量无法满足人类的需要时,社会就会动荡不安,从而出现战争、饥荒、瘟疫等现象,这些现象会限制人口的增长,甚至导致人口数量的减少,当人口数量减少之后,生产又会恢复,经济重新复苏,食物供应量增加,人口再次增长。


     农耕文明时代的农业
     由于马尔萨斯循环的存在,所以,农业社会的生活水平长期保持不变,技术的创新只会导致人口密度的增加,而不会使得人们的平均收入增加。因此,农耕文明时代的经济增长主要体现在耕地面积、粮食产量以及人口数量的增长。

   工业革命使得人类跳出了“马尔萨斯陷阱”,工业革命最早发生在英国,从1760年持续至1840年,公元1700年的时候,全球人口只有将近7亿,1800年,增加到9.5亿,1900年,则增加到16亿,2000年,全球人口增长到60亿,而到了2020年,全球人口已经突破70亿了。工业革命的本质其实就是人类发现了能量的转换机制,早在旧石器时代,人类就学会了使用能源,这种能源就是火。到了农业社会,人类能够利用的能源就更多了,比如:畜力、水力、风力等等,当时还出现了不依靠人力运转的机器,帆船、水磨、风车其实就是机械化的机器,但是,使用畜力、风力和水力驱动的机器,在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能称之为“机器”。用火燃烧木材来取暖,是直接使用火燃烧可燃物之后产生的热能;使用风力来驱动帆船,是直接将风力转换为动能;使用水力来驱动石磨,是直接将水产生的重力势能转换为动能。风力和水力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帆船必须有风才能航行,水磨和水力织布机必须在靠近河流的地方才能设置,因此,这些能量的来源不稳定,并且没有转换为其他形式的能量而被人类利用。现代社会,使用风力和水力,都需要能量转换,即将风力和水力转换为电能,这样一来,储存和输送电能就非常的方便,而在农业社会是做不到的。


   工业革命,英国的机械化工厂
   第一:能量的转换机制

   在工业革命之前,只有一种能量,是通过转换机制得来的,那就是人力和畜力,人类和动物的肌肉力量是通过燃烧食物得来的,而食物链的基础是绿色植物,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将太阳能转换为有机化合物,所以,人力和畜力的根本来源是太阳能。但是,植物的光合作用,同样受到了自然条件的限制,太阳能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布都是不规律的,比如阴雨天气、夜晚是没有阳光的;冬季的阳光比夏季要少;高纬度地区所接受的太阳辐射要远远小于低纬度地区。

    在农业社会,人类没有找到能够实现能量转换的机器,所以,农耕文明的长期趋势,摆脱不了“马尔萨斯循环”的影响。到了工业社会,一切都改变了,蒸汽机是将煤炭燃烧的热能转换为动能,电动机是将电能转换为动能,发电机是将动能转换为电能。电能可以来自其他形式的能量,又可以转换为其他形式的能量,热能、水能、风能、原子能、太阳能等不同形式的能量都可以转换为电能,电能又可以转换为热能、光能、动能等等,电能可以说是现代经济增长的主要能量。


    中国古代的水磨,直接利用水能。
     在农业社会,人类使用的能量主要来自于植物的光合作用,到了工业社会,由于人类能够转换能量,所以,我们使用的能量,其来源更加广泛了,燃烧煤炭、石油、天然气是将几亿年前地球储存的太阳能释放了出来,使用太阳能则是直接捕获太阳辐射所产生的光能和热能,人类不仅能够有效驾驭和使用地球上的能量,而且在未来还有可能使用外星球的能量。

    由于我们驾驭和使用的能量更多了,所以,我们的食物增长量在一段时期以内迅速增长,从而使得人类摆脱了生物贫困线,地球上所有的物种,其实都处于饥饿状态,就算处于食物链最顶端的狮子和老虎,经常都是挨饿的。因此,工业革命不仅改变了手工业,使得手工业变成了工业,而且还改变了农业,但是,由工业革命推动的这场农业革命,也给人类带来了灾难。


    工厂化的养鸡场,鸡即使散养也在室内

       第二:来自牲畜的“致命礼物”

       我们以往认为只有工业会破坏和污染地球的生态环境,而从事农业则是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方式,农业不会破坏和污染地球的环境,其实,大错特错了,农业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在破坏地球的生态环境。现在的地球再也不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了,地球上数量最多、质量最多的动物是人类和人类饲养的牲畜,地球上的人类总共有70亿之多,而黑猩猩的数量却只剩下了25万只;地球上的狼大概只有20万只,而人类饲养的狗则多达4亿只;地球上有众多的濒临灭绝的、数量极其稀少的鸟类,而人类饲养的家鸡的数量多达200亿只。这一切的变化,并不是工业带来的,而是农业带来的,因此,在古代,其实就存在生态危机的问题,有一些文明甚至因生态危机而衰落了。


   农业社会,人们与牲畜密切接触

       人类在农业社会饲养家畜,本身就是对动物的残害,比如:为了获得更多的更适合人类口味的肉类食品,人类将公牛、公猪都阉割了;为了获得更多的牛奶,人类不断让母牛怀孕,奶牛的一生都在不断怀孕,等到有一天无法怀孕时,它们就会被送进屠宰场;为了使用畜力,马和牛被迫在人类的皮鞭下劳作,它们再也无法回到草原上奔跑。当然人类残忍对待家畜家禽的同时,自身也受到了戕害,人类的很多传染病,其实都是来自于人类饲养的牲畜和家禽,美国演化生物生物学家、人类学家贾雷德·戴蒙德在《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中认为,传染病是来自于牲畜的“致命礼物”,人类在农业社会,密切接触牲畜,使得本来存在于动物身上的病毒能够演化为新的病毒,并传播到人的身上,比如,麻疹病毒的近亲是牛瘟病毒;天花病毒的近亲是牛痘病毒;流行性感冒可以追溯到猪和鸭身上的疾病;百日咳可以追溯到猪和狗身上的疾病。人类进入农业社会之后,就被瘟疫所困扰,而在采集和狩猎的社会,因天然的生物隔离、地理隔离,人们很少会得传染病,与此同时,人类进入农业社会之后还被饥荒所困扰,因为我们的食物严重依赖于小麦、水稻、玉米等少数几种谷物,气候一旦出现变化,人类就面临着饥荒的威胁,而在原始社会,人们的食物来源非常的广泛。因此,进入农业社会之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其实是减少了,有一些人类学家认为人类在原始社会存在一个“最初的富裕社会”。在农业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减少了,个体的健康状况也恶化了,被一些慢性病所困扰,谷物的营养并不全面,且含有大量的糖类,长期食用糖,可能增加部分人群罹患糖尿病的风险,牲畜由于长期受到人类的饲养,体内含有大量的脂肪,人类长期食用这样的肉类食品,自身的脂肪也会增多,从而容易罹患心血管疾病。当然,在农业社会,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是贵族和国王的“专利”,而普通的农民往往是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的,相比于“最初的富裕社会”,人类个体的健康状况都恶化了,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

    第三:工业社会“假”的家畜

   人类将大量的家畜家禽聚集在一起饲养,喂养少数能够使得它们存活的谷物,根本目的是提高光合作用的效率,增加肉类的供应量。但是,人类在农业社会,饲养家畜家禽的规模不能无限扩大,也不能将家畜家禽的生活环境完全与自然环境相分离,因为大量的动物聚集在一起,动物也会互相传播传染病,而且当时的人类还没有足够多的剩余谷物,养活大量聚集的牲畜和家禽。农业社会的饲养方式,虽然有一些残忍,但是,毕竟要符合动物本身的天性。农民饲养的猪,虽然关在猪圈里,但是,猪圈里往往只有一两只猪,它们有足够的活动空间,有的时候,猪也是可以在村落里散养的,猪的自然生长速度虽然因人类的饲养而加快了,但是,还比较符合它的自然生长规律。农民饲养的鸡、鸭、鹅等家禽,基本都是散养的,它们能够像它们的祖先一样,在草地里互相追逐。到了工业社会,饲养家畜家禽的手段变得更加残忍。


    现代社会的养猪场,猪没有多少活动空间

工业社会的农业,其实是工业化的农业,家畜和家禽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动物了,而是为人类制造牛肉、猪肉、鸡肉的机器。在工厂化的养猪场和养鸡场里,这些猪和鸡从生到死都没有见过草地,而只是在狭小的仅仅能够容纳自身身体的空间里活动。工业化的农业,为什么能够使得食物的量大幅度增加呢?同样是能量转换的问题。在一块土地上长期种植某一种农作物,土壤的肥力会下降,农业社会的解决办法是休耕、播撒粪便或者种植绿肥作物,到了工业社会,为了提高增肥的效率,大量使用人工合成的化学肥料,使用化学肥料不仅会造成土壤中的微生物、蚯蚓的死亡,而且还通过食物链影响人类健康,造成一些有害物质在体内的累积。为了提高猪肉、鸡肉的生长效率,人类还经常给它们注射激素。在工厂化的养猪场和养鸡场里,大量的家畜家禽聚集在一起,势必会导致传染病的传播,而且这些猪和鸡从生到死都没有见过草地,无法与微生物交流,它们自身的抵抗力也非常的差,如何能够使得这些机器化的猪和鸡能够顺利生长呢?使用抗生素,家畜家禽身上的抗生素最终通过食物链,都会在人体内累积。


    现代社会的养鸡场



现在全球总共有200多亿只鸡,15亿头家牛,但是,绝大多数的牲畜和家禽都生活在工厂里,这些现代化的畜牧业,就像生产工业产品一样为人类生产粮食。人类和动物都有情感和社交需求,这些情感和社交需求是在几亿年前进化出来的,为了生存和繁衍而形成的,在自然状态下,母牛和公牛必须交配才能产生后代,母牛也必须哺育幼崽才能产生牛奶,但是,在工厂化的养牛场里,母牛从未见过公牛,也从未见过自己亲生的小牛,它们在生产线上被配种,然后生出小牛,小牛刚出生就被人类抱走了。在工厂化的养鸡场里,母鸡也从未孵过蛋,鸡蛋都是在保温箱里被孵化的,小鸡出壳之后,就被送到输送带上,那些被认为不合格的小鸡,都会被送进自动搅碎机里搅碎,有的学者统计,全球每年有上亿只小鸡被处死。就算有幸被人类选中,可以继续生长,它们的命运也非常的悲惨,从生到死,都未见过草地、昆虫。牛的自然寿命超过了20年,鸡的自然寿命则可以达到10年,但是,工厂化的养殖场里,肉鸡和肉牛的寿命,通常不超过1年,蛋鸡和奶牛的寿命要长一些,但是,它们的生活完全不符合动物的天性,蛋鸡被迫天天产蛋,奶牛总是不断怀孕、产奶。


    现代化的养牛场,奶牛产奶,如同机器



   因此,今天的人类看到餐桌上丰盛的肉类食品,千万别以为这些家畜和家禽来自于野外,它们都是工厂的生产线上生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吃的都是“假肉”。当然,也有人怀念小时候的味道,吃农家饲养的家畜家禽,然而,这样的家畜和家禽在工业化的时代是非常稀少的,因为它们的饲养成本非常高昂。农业工业化的目的,就是让更少的农业人口养活更多的工业人口,从而让更多的粮食不被消耗在农业上,在发达国家,从事农业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非常少,例如,在美国从事农业的人口不到总人口的2%,日本的农业人口不到200万,占总人口的比例也不足2%。用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种植农作物、饲养家畜家禽,需要有70%至90%以上的人口从事农业,而农业工业化之后,在发达国家,只有不到2%的人口从事农业。所以,在工业化与城市化的进程中,人类很难再吃到“真正”的鸡肉和牛肉了。


    奶牛没有活动空间
  工厂化的畜牧业,其实也破坏和污染了地球环境,从这一点上来讲,农场与工厂没有区别,大规模饲养牛、羊,其实也加速了全球气候变暖,有的学者估计,目前畜牧业产生的甲烷占人工排放甲烷的37%,二氧化碳则占9%,氮氧化物则占65%。在饲料的生产、动物的生长、肉类食品的加工运输的过程中,均存在排放废气、污染物的问题,在欧美国家,甚至出现了“奶牛阴谋”、“畜牧业阴谋”这样的词汇,因为化石燃料的燃烧对环境的破坏与污染,人们是可以看得见的,然而,大家却忽略了畜牧业的对环境产生的破坏与污染。

   现在有一类食品叫做“有机食品”,有机食品是由有机农场生产的,这类农场通常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学合成的肥料、动植物生长调节剂来种植农作物与饲养家畜家禽。


  有机食品
  但是,有机食品的比例非常低,且价格高昂,目前的有机农场只服务于少数消费人群。有机农场与生态农业的出现,意味着在工业化时代,吃“假”的鸡肉和牛肉并不是不可避免,农业总是不断变化的,未来的现代化农业一定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传统农业以及工厂化农业,科技的发展必然带来农业的变化,正如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曾经影响了农业一样。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