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风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生活 >

河山硕,美国的民主人权救不了病人

时间:2020-12-27来源:华人轶事 作者:溜冰 点击:
自生自灭命由天定,应该说是西方的常态。中国人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中真实的经历以死亡的代价让人见识了西方发达国家对疾病健康的态度及应对能力。
        

         河山硕真名丁建强,这哥们儿1965年出生于中国,2020年12月21日16时50分,因新冠肺炎在美国洛杉矶一家医院,因新冠肺炎病死,卒年55岁,他爸他妈从小希望他报效祖国建功立业,他却最后死在美国;不仅如此,他生前其实是一个狂热的反华分子,他是怎么从中国跑到美国的,我没搞清楚,但看他在自媒体上反映出来的思想,估计正是一二十年前因为痛恨中国体制,跑到美国去寻找人间天堂的,还很有可能已经归皈了基督,不过,我看他的自媒体仍以中文写作,估计英文很烂,所以这样的人在美国想混个好生活很难。





  河山硕,生前在美国唯一重要的“工作”,就是拿着美国人给的钱,不断攻击中国,许多关于中国的谣言,都是他们这种人炮制出来的,他们毕生的期望,就是中国崩溃,奈何他们自己却崩溃在新冠疫情里,现在,因为洛杉矶死的人太多,所以,死后他的尸体也要排队等3周才能埋掉。
 

  说到他的病死,也有一个过程:
 

  11月22日,他觉得自己胃疼,生病了,但症状不明显,判断是胰腺有问题,喝了两杯奶茶,然后去急诊,一进医院,顿时觉得自己是重点病人,因为护士没有让他排队,医生给他做了CT和X光,不过,吃了美国医生开的药后,他说自己精神为之一振;11月23日,自称核酸病毒测试为阴性,11月25日,他时刻不忘关心美国大选,宣传美国拥有无与伦比的优越制度,为偶像特朗普打气,很正能量;11月27日,他说自己肚子不疼了,但得了重感冒,托朋友去买感冒药,服用美国药后又舒坦多了,想吃东西,这时,他大概搞清了细菌和病毒的区别,11月29日,他调侃自己在鬼门关玩了一会儿,估计是严重症状出现了;12月1日,美国的医院总算给出了伟大的核酸检测结果,他坚信自己是“普通肺炎”,认为特朗普得新冠肺炎能好,我一定也能好,但到了12月2日,保守治疗失效,他出现了严重的新冠症状,12月8日,他被送往医院的新冠肺炎隔离区,亲眼看到病区令人赞叹的“秩序井然”,深感美国的强大,但他也疑惑为何这里空空荡荡?这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条推文。

  然后呢,2020年12月21日16时50分,他人就没了,中间这十多天他应该是失去了写作能力,其实,当时洛杉矶的ICU已处于超负荷运转,除非你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或者社会地位,否则,不会给你腾出一张病床,而他这两个条件都不具备。

  他不还知道的是,他之所以看到病区令人赞叹的“秩序井然”,那是被送进了叫“深坑”(The Pit)的房间里,他被弃疗了,危重病人们在里面只能自生自灭,自求多福,能不能活着离开要靠运气

 

  现实里死了丁建强,网络上失去了河山硕。

  这是一个宁做美国鬼,也不做中国人的资深老公知,我觉得,河山硕虽然生前无人知晓,但他的死亡,是有标志意义的大事,因为从此江湖上诞生了一个新的门派,就叫“河山硕派”,亮堂堂,响亮亮的一个名字。

  什么是河山硕派呢?即1980-1990年代中国河殇派那批人的老年版,和死人版,至于什么是河殇派,河殇,当年那些祈祷我们的黄河文明夭殇,即非正常死亡的人,他们想不到,今天我们的黄河文明愈发威武雄壮,他们自己却一个个先夭殇了。

  好多年前,我和王小东老师,曾在共同参加某电视台的节目时,忽然兴致,想给网上那些汉奸卖国的公知和公知粉丝们起名字,因为,北京有一位姓焦教授,曾给写诗说,他盼望美国大兵能像攻击伊拉克一样攻进北京,然后姓焦教授就会给美国大兵带路,他还说,自己即使被美国炸弹炸死,也会含笑九泉,想想这一切都是命啊,河山硕还被美国弃疗而死了,这应该比死于美军的炸弹要幸福得多吧。




        丁建强,推名河山硕,一名被美国放弃了的新冠病人。他用生命证明了在美国即使你检测系阳性,只要你自己爬的动都没人管你,除非你自己去医院,还是要被赶出来。

  这是活生生的被耽误死的一例新冠病人,在强大的发达国家是什么造成了等死局面呢,我分析后,清晰的得出了结论,这一定是体制问题。

  11月22日逝者丁先生发推希望唐纳德连任,不幸的是当天他出现了胃痛症状后就诊,医生诊断为轻微肺炎,但医生只给了二盒口服液让其回家等检测结果,并告之三天后出结果。









三天后出结果

  11月23日,信息封闭的美国,居然还有人怀疑症状是分两种的,这防疫知识普及太他么的落后了,都快2021年了科技发达的美国居然才刚刚开始怀疑,防疫信息如此匮乏是有意不告诉民众的?









信息太闭塞了对病毒了解甚少

  11月25日,伟大的美国营养师为病人配制营养,而且还有二名营养师服务,这样的国家如何不叫人爱?爱了爱了,谁爱谁去。

  逝者生前身体健康,无感冒及其他身体不适,且一月抽二次血,病人自述这么强的体格怎么可能得病?不应该不会不可能

  此时病人还在着急地在等检测结果,说好的三天就快过了,病人心急如焚









就在同一天,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丁先生确诊了,他自始至终都不相信自己这么好的体格会得病。

  11月26日,丁先生认为西方民主国家是看不到血案的,但丁先生用自己的生命,活生生的用生命为我们科普了一次,皿煮志友叫的响,但没有人权保障,得病只能自己等死,正如美现任百宫主人特朗普讲的一样:命由天定,这就是人生。







重感冒,一定要相信美国式的智商不高  11月29日,距离得知确诊后第五天,逝者曾自述鬼门关又玩了一回





12月1日,距离得知确诊后第七天,他历经了从急诊再到病毒区,再转送住院病房,才半天,医生决定让他出院回家养了。丁先生自述这是疫情期间,只要有可能回家养的病,医生都请出去。这就是美国医疗体系的先进性。你还活着没事的,回家吧!







丁先生善解人意,还不忘表扬医生。

  同日,丁先生发文称,不服啊!普通肺炎十多天都没好,人家三天就出院了,能比吗?人家直升机送,十几个专家围着人家一个人,而你半天就让你出院养了。





12月8日,距离得知确诊后第十四天,逝者丁先生最后一次发文,称:因肺炎、咳嗽、发热到洛杉矶最大的医院急诊。发现病房有空余,他纳闷这么多病例的病人在哪…  回顾丁先生的确诊治疗之路,他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我们,病人在哪,都在家吃感冒药呢,11月25日得知确认为阳性,第七天后的12月1日他到了医院急诊,半天后医生决定其回家养病,直到得知确诊后的第十四天12月8日急诊才又进入了洛杉矶最大的医院。而后到12月22日凌晨五点多他不能再纳闷病人在哪为止

 

通过“河山硕”先生的死,我们可以清楚地、真实地看到美利坚的道德、水平,以及对皈依者的真实态度;我们也可以看到叛国者、带路党的真正下场......他们不是在ICU,而是在太平间,或者在去殡仪馆的路上;他们得到的不是“自由”和“人权”,而是写着自由人权标语的裹尸布。


 

河山硕和他的死党们,瞧不起中国的制度,瞧不起中国的医疗,瞧不起中国人民,到死都在鼓吹美国的先进、优越,但是美国没有救他,而是放弃了他,他成了33万分之一。

洛杉矶的医生一直在骗他,明明是新冠,却告诉他是普通肺炎,总让他回家呆着。最后他病情加重,又骗他去空荡荡的等死区,骗他说这就是ICU。





 

很多人生在中国,对资本主义一无所知,美国和欧洲的所有大医院在建设的时候就有一个“临终关怀区”,就是河山硕所在的那个”等死区“,这个地方空间很大,没有医生和护士,这里都是些被放弃的危重症病人,穷人、老人、移民、少数族裔的重症患者都在这里“等死”








 

很多人会误以为自己已经好转,加上这里很安静,没有医护打扰。所以他们大多不知自己要死了,会走的很平静。就在这个“临终关怀区”的旁边,一墙之隔,就是“太平间”。

资本主义处理被他们放弃的人,是非常专业的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