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风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天下 >

谷歌开始割韭菜,再谈毛主席倡导的“独立自主道路”

时间:2020-10-02来源: 作者:寒彻 点击:
据媒体报道,谷歌公司周一表示,谷歌周一表示,2021年9月30日起将开始执行应用商店规则,该规则要求在Google Play商店上分发Android应用的开发者使用谷歌应用内支付系统,不能再使用其
据媒体报道,谷歌公司周一表示,谷歌周一表示,2021年9月30日起将开始执行应用商店规则,该规则要求在Google Play商店上分发Android应用的开发者使用谷歌应用内支付系统,不能再使用其独立支付系统,其应用内购买收入将被谷歌抽取30%的分成。

  安卓系统自问世以来,免费、开源的噱头为谷歌赢得了无数赞誉,同时也奠定了其在移动设备操作系统的霸主地位。目前,美国的谷歌公司开发的安卓(Android)和苹果公司开发iOS已经占据了全球移动设备操作系统99.9%以上的市场,而iOS操作系统只应用于苹果公司自己生产移动设备,因此真正的绝对霸主就是安卓。谷歌此举被网友称作为割韭菜。

  安卓系统是基于Linux内核开发的专门应用于移动设备的操作系统。事实上,安卓的最早开发者ye 非谷歌公司,而是谷歌从著名软件工程师安迪·鲁宾手中购得的。安卓尽管以开源免费著称,但它却已经为谷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互联网广告收入,谷歌几乎数钱数到了手抽筋。

  目前,我们国内的智能手机尽管有五花八门的“操作系统”,但事实上它们只是基于安卓系统进一步优化开发的UI界面。尽管在贸易战开打以后,有关“中国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的呼声日益高涨,华为的鸿蒙系统也备受期待,然而一个残酷的现实是鸿蒙系统的发布时间却一再推迟,前不久,鸿蒙系统再次传来推迟的消息。

  相比芯片制造这样的涉及多个工业部门和工业链条多个环节的系统工程,目前,国内要做一款手机操作系统,并不是难到不可能的事,但真正的难点主要有两个方面。

  首先,做出来并不是非常难,难的是做好。有人曾经做过估算,安卓的代码大概有一亿行,而windows操作系统的代码大概有两亿行。这个量看起来非常大,但一个安卓系统真正运行起来,其中使用到的代码不足8%;现在的软件开发并不需要单个人把一亿行代码从头写到尾,完全可以通过模块化进行多人协作。问题是,一款操作系统要想做到最优,这就首先需要养活一大批有着丰富经验的软件工程师不断迭代改进、消除各种bug,其次还需要一个庞大的市场进行使用反馈,有足够的样本和体验反馈帮助软件工程师进行改进。

  并不是中国自己的软件工程师不够优秀,例如前几年,在界面优化方面做得最好的是魅族公司的Flyme UI,很多理念出现在谷歌之前,其他手机厂家竞相效仿,这就造成一种现象,某些手机系统的新功能在国内已经出现一两年了,安卓原生系统才推出这样的功能。但是,因为华为、小米、蓝绿大厂(OPPO、VIVO)为首的中国智能手机制造企业基本上都是后起之秀,且都是资本化运作的私人企业,本身就是相互蚕食、相互竞争的关系,没有任何的联合;单独拿出任何一家,在这方面的积累显然远远比不上谷歌、苹果这样的老牌巨头。这些公司在某个细分领域可以做到比安卓原生系统更优秀,但要想在整体上取而代之,确实还有不小的差距。鸿蒙的分布式系统思路尽管因为华为对5G场景的率先应用有着先发优势,但鸿蒙整体的流畅性、稳定性与安卓同样还是有差距。

  第二个难点就是应用生态的支持。不同于早些年功能手机的时代,现在智能机最吸引人之处在于其丰富的应用软件选择性,毫不夸张地说,应用生态的丰富性决定了操作系统平台的生命力。由于微软在移动操作系统领域的失败以及苹果公司为了维持垄断地位采取的“关门”措施,智能手机普及之初,安卓就开始被中国的手机厂商普遍使用。

  操作系统的大一统节约了社会资源,微信、微博、支付宝等各类APP都是围绕安卓和iOS系统来开发的。遗憾的是,这个大一统的事情却是由美国的谷歌公司来完成的。即便未来鸿蒙系统可以做的比安卓更优秀,如果没有应用生态的普遍支持,最后也沦能成为一款小众系统。传闻之中鸿蒙可以兼容所有的安卓应用,事实效果怎么样还未知,这或许也是鸿蒙一再推迟的原因之一。所以,应用生态难点的真正根源还是在国内资本企业的一盘散沙、军阀割据。这么多企业帮着谷歌“把猪养肥了”,尾大不掉,终于到了任人宰割的时候。

  贸易战开打以后,面对美国对我们处处卡脖子的残酷现实,越来越多的国人认清了“造不如买”路线下的中国制造的本质,认识到“自主创新”的重要性,同时也认识到毛主席当年倡导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的重要性,这一点无需多言。

  但是,认识到问题只是第一步,真正难的是怎么解决问题。通过对自主操作系统问题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真正的症结在于国内企业的小、零、散,更在于资本企业以利润追求为第一目标,追求短平快、来钱迅速的项目,不愿意真正去坐冷板凳。

  1965年,毛主席同张平化谈话时说:

  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就不安稳了。

  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

  这也是前文所提的拿出任何一家国内手机企业,都无法同谷歌、苹果这样的老牌巨头竞争的真正原因。

  要使“一群刚刚学步的小孩与泰森同台竞技”,只能将这群小孩联合起来。在现实之中,就是需要将各家小公司拧成一股绳,把有限的人力、物力、财力集中起来,打破一盘散沙、军阀割据的局面。

  旧中国因为一盘散沙、军阀割据,最后落得任由列强欺凌宰割。而毛主席则是将四万万中国人民联合起来了,发动起了人民群众,组成了全民抗战的统一战线才赶走了日本帝国主义;拧成一股绳的中国人民,又在朝鲜半岛通过简陋的装备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头号帝国主义;团结起来的中国人民,仅仅用了20多年时间,就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成了世界六大工业强国。

  那么问题来了,私有制条件下,资本企业可能联合起来吗?如果华为的鸿蒙系统真的做成了,其他的手机厂商愿意冒着被蚕食吞并的风险,使用竞争对手的操作系统吗?谷歌的明智之处在于它自己基本不生产手机,偶尔找人代工的手机也仅仅是作为原生安卓的示范产品,更多是象征意义。即便通过政策扶植,让鸿蒙取代谷歌,华为一家独大,消费者怎么办?程序员怎么办?别忘了,在华为、OV三家独大的时候,是小米、魅族的搅局,将智能手机的价格拉下来的,消费者不用再去为暴利巨头缴纳“智商税”了,而一家独大的苹果已经收了很多年“智商税”了;巨头的“35岁下岗”政策对程序员的极度不友好,同样使劳动者不愿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民族之光”、私人资本企业身上。

  所以,在落后的局面下,真正想把独立自主的道路走通,最终还是需要社会主义公有制,这才是毛主席同张平化谈话的那句“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所指出的问题的核心本质!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用户名: